• 大连一村官诈骗千万 14次澳门豪赌输光
  • 发布时间:2018-09-16 16:45 | 作者:采集侠 | 来源:网络整理 | 浏览:
  •   在村民眼里,他是主心骨,敢说敢干。

      在麻友眼里,他爱玩好玩,胆大敢干。

      在亲人眼里,他天天做梦,一夜暴富。

      从村里的小赌到镇上牌局,再到澳门豪赌,从几百到几千,最后的14次豪赌,输掉近千万元。

      意气风发的村官演变成嗜赌如命的赌徒,为偿还巨额赌债,他拆东墙补西墙,编造建筑项目招标、转卖工业用地等弥天大谎。

      2014年9月中旬,骗局一一揭开,这位曾经的大连金州某村治保主任、村党总支副书记、某乡镇政府水暖安装队党支部书记兼经理锒铛入狱,罪名“涉嫌近千万元的特大合同诈骗”。

      村官假招标骗256万

      九月初,金州某村村民孙某和站前街道居民赵某先后到金州公安分局经侦大队报案,举报某乡镇水暖安装队党支部书记兼经理的张某谎称建筑项目招标和转卖工业用地,先后骗取了裴某86万元和赵某手中的170万元。

      经侦大队立即成立专案组立案侦查。经过半个多月的工作,专案组发现,张某所谓的某幼儿园和某家属楼建筑项目招标,纯属子虚乌有,而所谓转卖某村工业用地,也是利用曾担任过村党总支副书记身份,骗取了某村委会的大红印章,至于所谓工业用地也属捏造。

      一个村官身份的人,为何要如此公然行骗?专案组展开缜密侦查,试图揭开其中的内幕。

      麻将局一夜输赢几万

      张某当过四年导弹兵,在部队,他聪明好学,很快入党。1989年,张某复员回乡,作为优秀共产党员,村党总支提拔他当了治保主任。村官并不算官儿,但对于近千户的城中村百姓来说,这个位置也举足轻重。凭借能说会道,张某颇得村干部和村民欢迎。

      金州是一个沿海开放的新区,城中村拥有独特的地理位置和雄厚的财力,村官们当然也成了人们眼中的热点人物。就在张某春风得意时,一股暗流向他悄悄驶来。茶余饭后,麻将局向张某频频招手。从此,张某与136张麻将牌结下“孽缘”。

      张某29岁那年,被选拔到村党总支副书记的位置,官位提了,权力大了,村内村外乃至社会各阶层便纷纷主动同张某结交,投其所好,常常以麻将会友,正中张某下怀,且麻将局越来越频,几乎天天聚赌,赌资也越来越大,一夜间输赢几万元已是家常便饭。

      涉足黑彩等欠债百万 净身出户

      尽管村官收入较好,但赢中有输,出了窟窿,张某便拆东墙补西墙四处借债。好在有个副书记头衔,但凡他张嘴,人们都敢借钱给他。

      1997年,时年32岁的张某被上级看中,调任乡镇政府的水暖安装队任党支部书记兼经理。此时,张某已不满足于小麻将,频频涉猎骰子、体彩、福彩、地下黑彩、牌九,几年下来,赌运不佳,欠下百万赌资。眼见他身陷赌潭不能自拔,妻子苦口婆心不起作用,无奈,妻子提出离婚。张某对此深感愧疚,将房子和财产都留给了妻子和儿子,自己净身出户。

      张某赌博走火入魔。为了偿还巨额赌债,他铤而走险,走进了澳门赌场,梦想一夜暴富,扭转自己的不佳赌运。

      为翻本14次澳门豪赌输千万

      据张某交代,2011年12月29日,他第一次踏进澳门赌场,豪赌的场面把他当场惊呆,紧张得几乎喘不过气来。

      12月29日至31日的三天时间里,澳门赌场似乎怜悯这位新客,张某意外赢了14万元。12月31日下午1点19分,张某怀揣“胜利果实”返回大连。接下来数日,张某始终沉醉在喜悦之中,他觉得世界大赌场也没什么神秘和可怕。

      2012年和2013年两年间,张某又先后14次借钱进入澳门赌场,仅2013年4月和6月两次七天豪赌,便赌输了近五百万元。张某事后回忆,14次豪赌,其赌输近千万。

      用村官身份合同诈骗被刑拘

      眼见赌博无法转运,欠下的窟窿又越来越大,张某想到了自己的村官外衣。于是,开始编造各种骗局。

      2013年3月,他谎称某幼儿园和海关家属楼招标,到处设诱饵,结果,龙王庙村村民裴某中计,张某骗走裴某86万元。随后,张某又谎称自己在曾担任过副书记的某村握有20亩工业用地准备转卖,社会上许多人信以为真,最后,站前街道市民赵某鬼使神差地同张某签了份假合同,一次性被张某骗走170万元……据专案组民警透露,几年来,张某利用合同诈骗手段,先后诈骗现金近千万元,悉数在澳门输个精光。

      日前,张某因涉嫌巨额合同诈骗,被金州警方刑事拘留。

      对话豪赌村官

      刚开始是为了进圈子 看清赌博的时候,已经晚了

      记者:什么时候开始玩麻将的?

      张某:年轻的时候就好玩,刚当上治保主任那会,一心想着工作不怎么玩。

      29岁当上村党总支部副书记后,手里有权了,接触的人多了,都是有身份有层次的,人家说玩,你要是不玩,慢慢就进不去那个圈子了。

      记者:打多大的麻将?

      张某:刚开始玩的都是小麻将,五十一百的,后来越玩越大,一起玩的都是老板、商人,和他们玩,太小的麻将会让那些人笑话,毕竟我是领导,咱不能丢面子,有时一晚上有上万块钱的输赢。

      记者:没想过收手吗?

      张某:想过收手,可是到后来总输钱,不玩怕人家笑话,说没钱,那样见面会不好意思,圈里的人都有钱,再说,谁也不会拒绝结交有钱有势的人吧?

      记者:你是很要面子的人呀?

      张某:我在部队当兵4年就入了党,24岁回到家就当上了治保主任,领导很赏识我,这一路走来,顺风顺水,我怎么能让别人瞧不起呢?就是欠再多钱,也得硬着头皮撑下去。

      记者:听说你还玩黑彩?

      张某:我的麻将债有一百多万,这些债还不能说,又还不上,那时候,我整天心虚。越心虚越要在外表显得无所谓,我就继续玩,硬着头皮扛着。

      我知道那玩意,死都不能碰,但我没办法,只想着玩黑彩赢了钱堵上玩麻将欠下的大窟窿。

      记者:怎么想到到澳门去赌了?

      张某:我当时到处找钱堵债务窟窿,可是,谁能有这么多钱?

      今天编个谎从东家借点钱还上了西家,明天又要编另外一个谎从西家借钱还东家,我整天合计的事儿就是编谎,我过够了这样的编谎日子。

      我当上乡水暖安装队书记兼经理后,手里的权大了,催债的逼得更紧了,我就想着怎么能一夜暴富赶快翻本儿,然后把账平了,才想到去澳门赌把大的大翻本。

      记者:去澳门赌博有赢的时候吗?

      张某:去澳门赌了14次,只有第一次赢了14万元。

      记者:怎么想到编造建筑项目招标骗钱的?

      张某:我实在是没办法了,欠的债太多了,就想到这个法子。

      记者:现在后悔吗?

      张某:咋不后悔呀,掉进泥潭看上去没什么了不得,其实你越挣扎就会陷得越深,我看清赌博的时候,已经晚了。我虽然被抓了,但我轻松多了。

      记者:想对家人说点什么?

      张某:我对不起家人,儿子要结婚了,将来有孙子,问爷爷哪去了,怎么办,这是我无法面对的事实,也是最折磨我的一件事。辽沈晚报

  • 收藏 | 打印
  • 相关内容